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军事小说] 中国女兵被俘记(转)

决定再走远一些,我来到了小镇外的一块水稻田边。在水稻田里,有一群戴着 
蓝色头巾的侬族妇女正在炎热的烈日下忙着插秧苗。 
  "我们经常听到枪声。"一位侬族老人对我们说。"所有的麻雀都吓跑了。这 
也可以说是一件好事。" 

  他告诉我们,自从1977年以后,许多部队来到了边境附近。他村里的年轻人都 
参加了民兵,经常举行各种军事学习。村民们被告知说,中国将要发动侵略越南的 
战争,因此在山中和道路上布置了许多岗哨。我们问他个人对中国人有什么看法, 
他重复了越共政府宣传机构那样荒谬的话,说中国给予我们援助是一个阴谋,目的 
在于企图控制越南,然而,他又补充说,战争年代他一家和村里的人都靠中国运来 
的粮食和布匹为生,因为村民们在美国飞机的轰炸之下根本不能种稻子。 

  那位老人说,越南警察从村里抓走了十四名同情中国侨民的人,"他们是作为 
‘越奸'而被其他村民告发的。"另外,他还讲起中国对越南的"惩罚"战争。 

  "当时我们带上口粮和财产躲到山里去了。"他回忆道,"四面都是激烈的枪 
炮的声音,有的地方还起了火。后来,撤退的士兵换上衣服也同我们一起躲进森林, 
听说中国军队要消灭越南,已经把经过的村里的人们都杀光了。所有的人都非常恐 
惧,几个居住在村里的中国人也被杀死了。"在中国军队占领镇子以后便开始进行 
搜查,抓走几名没有逃走的居民,再也没有放回来。"他十分肯定地说。"所有的人
都知道那件事。" 
  我们问他是否见过中国军人,他回答被俘的中国军人很多,大约有50人左右, 
都关在山中一个军事工事里,后来被押送到镇里去了。他十分肯定地声称,他见过 
一个中国营长,头发蓬蓬的,而且会讲越语。他悄悄告诉我们,村民还抓到过一个 
俘虏 -- 一名中国女兵。 

  "中国军队撤走以后,我们都回到了村里。"他说。"拖拉机和农具都被砸坏 
了,仓库的粮食也没有了,但是他们没有烧掉我们的房子,民兵把被打死的两具尸 
体摆在广场上,召开大会,说所有没有逃走的人都被中国军队抓去枪毙了。那天中 
午,民兵们从村外拉着一头水牛从山那边走来,牛后面拉着一名中国俘虏。那是个 
女兵,很年轻,头戴钢盔,穿着草绿色军服,腰里紧扎着一根棕色的宽武装皮带。 
女俘虏的头发批散着,军服和宽皮带上都沾着半干的泥浆,想来在被俘前发生过激 
烈的搏斗。女俘虏的胳膊被反绑在背后,脖子被麻绳缠住拴在牛身上。她脸上也有 
泥,但可以看得出是个漂亮女人,身材又好,她腰里紧紧扎着的宽皮带,勾出她细 
细的腰和丰满的奶子,好多男村民都直愣愣地盯着她瞧。"老人望着远方的稻田, 
好象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民兵把女俘虏捆到村中的一棵大树上,准备吃过午饭把她送到镇上去。可是 
村民围住那个女俘虏,开始用棍子和鞭子打她。女兵的军服被鞭子抽破了,一个村 
民撕开她里面的内衣,把蚂蝗放在她的奶头上,让蚂蝗钻进去,然后再用竹板把蚂 
蝗抽打出来。民兵吃过饭前来阻止,但是被他们的亲属拉走了。到了晚上,那个中 
国女兵被打得浑身是伤,肩膀、胳膊和大腿都血迹斑斑,原先白白的两个大奶子也 
被打得又红又肿,从她破烂的军服里挺了出来。可她还挺硬气,有时用带血的唾沫 
吐人。一些发怒的村民就撕开女兵已经破破烂烂的军裤,要用他们自己的办法对付 
那个女俘虏。可第一个上去弄她的男人就出了事,不知怎么的就让那个女兵咬住了 
鼻子。事先谁也没成想一个女人家会这么厉害,还已经被打了半天了。大家就一拥 
而上,救下那个村民,可他整个鼻子都要被咬掉了。气急的村民们七手八脚地扒光 
了女兵所有的衣服,只剩她腰里紧扎着的宽武装皮带和头戴的钢盔。因为有人说, 
不管怎样,要一眼就看出这是个中国女兵。接下来,人们又用从女人军裤上解下的 
一根腰皮带,轮流抽打她。要数那个被咬伤的村民打得最凶,他缓过来后,就上去 
用腰皮带一头的钢扣去抽打那个女兵,打得真狠,老远都能听到哔哔叭叭的鞭打声 
和女人的痛苦呻吟。那次一直打到女兵昏死过去。村民们用冷水浇醒她,又用那根 
沾满血迹的腰皮带勒住她的嘴,这才又开始上去弄她。树旁生了火堆,男人们轮流 
扑向那个被绑在树上的中国女兵。中国女兵徒劳地扭动被绑的身体,她头戴的钢盔 
和腰扎的宽皮带跟着她的挣扎被火堆闪出一阵阵反光,提醒村民这不是什么见不得 
人的事,而是对一个全副武装的敌人女兵的报复和惩罚。有些家里死了人的女村民 
也参加了对那个中国女兵的拷打,她们用木棍捅她的下身,有时也用鞭子抽。第二 
天早晨,那名中国女兵已经被折磨得非常厉害,清早被拖到谷仓去了。" 

  他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泥垒的大房子说:"我去那里看了一眼,还有一小群村民 
围着那个女俘虏。她弯着身子侧躺在泥地上,胳膊还被反绑着,身下有一滩血迹。 
她的钢盔不见了,周身只剩下那根一直紧紧扎在她腰里的宽皮带和皮带下的几丝布 
条。她的头发、身子和皮带上都沾满了泥土、血迹和痰一样的粘粘的脏东西。"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那个中国女兵。听说那天晚上有几十个刚从山里跑回来 
的村民又搞了她整整一晚,弄得昏死过去好几回,人看着就不行了,被两个民兵拖 
到野地里埋了。"他顿了顿,又有些神秘地说:"更多的人说,其实那个女兵被拉 
到深山里去了。有些山里人不容易娶到漂亮老婆,那些地方太偏太野了。后来还有 
人在山里见到过那个中国女兵,两只脚腕上都箍着钉死的铁镣,拖着粗粗的铁链子。 
听说她总想跑,那些山里汉子们只好那么铐住她的腿。"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 
"一个女人跟一群男人也不是没法子过,那些山里人是野了点儿,可也不是恶人。 
只是那个中国女兵性子太烈,要不没那么多罪受。" 
感觉像小说,而且是黄的!

RE: 中国女兵被俘记(转)

 她穿着被俘时的军衣,草绿色的军衣撕破了几处,露出她雪白柔嫩的肌肤,多处破碎的军服掩盖不住她美丽的胸脯, 更糟糕的是她军衣前襟扣门那儿被丰满的胸部撑得张着口。周围男人色迷迷的眼光一直在她胸口那儿巡视。
    赵×感到他凶恶的黑眼睛穿透了自己,那种男性的力量突然使她感到非常恐惧。
  疤脸队长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慢慢向上摸去。用华语说道∶   
  “来吧,中国女人!告诉我里面是什么?……”
   赵×仰起头,怒睁双目,大声叫道∶“你要干什么!禽兽不如的东西。”
  “你敢骂我……”疤脸队长闪电般飞起左膝盖,猛击她小腹处。他练过拳脚,出腿的力量非常之大。
  “啊……!”赵×强忍住一声未吭,只是把眼睛瞪大了一倍……她手脚都被捆着,无法还击,只有用充满愤怒的目光盯着他。
   “啪!”似乎在第一次的余痛还没有消散时,第二脚又踢在她两腿交叉处。她觉得一股痉挛的寒气往上冲……
  “嗨!”一只好比铁锤样的拳头落在她右乳房上,第一拳刚收回,第二拳又跟着打在她左乳房上……
  太猛了!赵×觉得第一下把一股痛楚往上送,第二下又把这股痛楚往回压。剧痛在腹中弥漫。
  女人的乳房之间是个敏感部位,一拳下去。准叫她九死一生。打她哪呢……?
 “去你的……”又一拳。正中已卷曲身子的赵×胃部,一阵沉闷的击打声……
——够了!狠心的男人。
  哇……惊叫声象是卡在了喉咙处,赵×昏迷了过去。
  疤脸队长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赵×。真美,即使是昏过去。这姿势也是美的。
  赵×在陷入昏迷的那一刻。耳中依稀回响着疤脸队长和另一个男人猥琐的对话
——“队长!扒光她的衣服,让伙计们瞧……”
  “她昏过去了,等一等!昏死过去的人玩起来差劲多了。”
   ……苏醒过来的赵×恐惧地看着……
  “不要逼我叫他们向你冲来。”疤脸队长指了指慢慢围上来的七个突击队员。“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他们可是什么事都能够做出来。他们一个个身强力壮,劲儿真大,你就等着吃好果子吧!”他拍拍赵×的脸蛋,说了一句猥亵的话。
……
  “整整她……”疤脸队长说着大步向洞外走去,他不放心洞外的隐蔽哨……
   几乎是在他迈出洞口的那一刻,一声令任何人都为之心寒的耻辱尖嚎直灌他的耳廓……。
   ……一个突击队员两手抓着赵×衬衣的领口,往两边一分。她胸前一排纽扣‘扑扑扑’全扯开了,那不是纽扣迸绽的声音,而是一种亵狎她皮肤的声音,他拽开的不是她的衬衣,而是她的胸脯,紧接着这只大手又弯曲着手指扯断了她乳罩上的按扣。遽然间:两大团雪白的莲花似的乳房一下子裸露无遗,两个乳头如同两粒樱桃在一团红红的乳晕中喷薄而出,缀饰在洁白的乳峰上,若巧夺天工的雕塑。在没有乳罩的维系下,它们显得冷傲,秀挺……突击队员欣赏着赵×那勾魂摄魄的胴体,仿佛是在梦幻中,他们面对她的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甚至对她光滑滑的背上如绸缎一样的皮肤也惊叹不已。她胸前的耸立、圆润。远比他们猜测了许久的更大、更鲜明、更妖艳、更具有诱惑……。
    ……双乳被敌人残忍地抓捏著,乳头也被使劲搓著,疼痛和屈辱使女人再也无法忍受,她终于忍不住在敌人残酷无情的羞辱玩弄下小声抽泣起来。她的头使劲低著,裸露著的白润的双肩微微耸动,被两个打手抓在手里的双乳和赤裸著的丰满白嫩的上身不停颤抖,显得无比凄惨!
  “不!不要!!畜生!混蛋!!!”赵蕾立刻抬起头尖叫起来,奋力扭著腰和屁股反抗著。
当最后一件衣服从赵蕾身上消失后,她好似一下子跌入了无底的深谷,她感到心在狂跳,内心在无声地抽泣,一阵可怕的寒流传偏全身,好象有一双无形的手抽去了她全身的筋骨,浑身变得瘫软下来。赵蕾感到胸脯和腹部在无数双兽性淫邪目光的注视下阵阵刺痛。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
    夜幕降临后的山洞里燃烧起两堆松明火把,把突击队员的影子投射在山洞的石壁上,他们一个个显得是那样巨大、狰狞或恐怖。赵蕾忘不了啊!忘不了这些畜生的影子在一次次逼她,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空阔的山洞地上横七竖八地蠕动着粗粗细细的胳臂、大腿、身子。赵蕾的乳房被手和嘴弄的疼痛难忍。她在昏沉中听到了低沉的、浑浊不清的秽语“咂咂,你看她那个奶子,那个腰,还有这个屁股……”一只手从她的腿滑向她的胸脯,紧紧抓住她的左乳房。“她的大屁股可真是我们的福气哩……。”又是一张嘴巴含住她的右乳房,残缺不齐的牙齿在啃啮着她的乳头,直到她忍不住地发出梦幻一般的呻吟。
    赵蕾的身体被男人们翻转着,又急不可耐地压下来,她的头发被死死压在地上,使她不得不一次次挺起耻辱的胸膛。他们毫不理睬她那时有时无的抗议声,以胜利者的姿势征服着她,赵蕾在迷迷糊糊的一霎间,仿佛从翻滚的浪尖上,摔入到黑沉沉的海底。她感到天旋地转、精疲力尽,根本没有喘息的余地……。
    这伙男人的兽性是残暴的,至今想起来都使她痛不余生。她真希望世界在此刻毁灭……
    那时节,这伙男人轮奸她后,又相互争吵,抢着要再来一次……她所记得的是在她失去知觉前的情景,就是盘绕在石壁上的紫色叶子花,枯萎在阴暗山洞的火光烘烤下……。
    时至午夜,整个山洞里静悄悄地,但男人们高低不一的鼾声仍清晰可闻。赵蕾长发凌乱地贴在脸上,侧身而卧躺在土地上。圆润、硕大的臀部遮住了反捆的双手,一只乳房被压在身下,另一只丰满的乳房上流下的血像乳汁一样哺育着肮脏的地面。
    一个站岗的叫阮春的突击队员,把弄醒的赵蕾押着走向山洞深处,他下流地笑着,用枪管拨弄着女人伤痕累累的乳房。
    赵蕾身体前倾跪在地下,双手被反吊在一米高的木架上,难堪地撅着雪白风韵的屁股,一只如同鸡爪一样的手,抓住女人由于身体前倾而沉重地垂落的乳房上。
    一阵解裤带的声音……赵蕾闭上了眼睛,她知道魔鬼的罪行既将开始……男人下身的兽毛来回蹭着她的脸,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男人发烫的阴茎在她嘴唇边摩擦,她愤怒地用唯一能动的牙齿奋力……。
    啊……哦……赵蕾听见了这个男人发出的惨叫……,……。
    突击队疤脸队长同意由被赵蕾咬伤下身的阮春亲自处罚她,阮春揪着赵蕾的头发再次走向山洞深处。
    赵蕾被赤身裸体吊在一个废弃的木架上,木架两边上下各连着十根细细的绳子,分别紧紧捆绑住她的十个手指或脚指,把她四肢拼命向两旁拉开,使她呈一个‘大’字型。
    长长的秀发遮盖着赵蕾的脸,阮春蹲在她身下,正不怀好意地用手拔着她浓密的阴毛,赵蕾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着。她一阵颤粟,一撮卷曲的带有血丝的阴毛被扯了下来,他是有意的,他缓慢地一下下拔着,他要延长这个女人痛苦的过程。赵蕾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阮春摸着赵蕾光滑滑的下身,又把手移向她高高吊着的腋下。赵蕾疼的浑身发抖,喊叫声一声比一声低……。
    这个叫阮春的男人把枪的捅条在火堆上烧红后,反复地烙在赵蕾光裸的背上、手臂上,他手法熟练,不理睬她的高声喊叫,他知道时间一长,她会求饶、屈服的……。
    这个男人看着赵蕾从上而下匀称的腰身或突然变大的盆腔形成一条美丽地曲线。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些结实的底线,很快做成两个套索,然后将套索准确地系在她一对裸露的乳头上,使劲勒紧,尼龙绳深深勒进了两个充血变大的乳头里。
    赵蕾再一次感到毫无准备、再一次感到惊恐万状,被尼龙绳栓住的乳头猛得被拉了出去,几乎要撕裂她胸膛上的乳头,随着身体被动地拖着,她乳头上的绳子收地更紧了,像有千万支钢针刺入她胸脯上的每一个毛细血管,她象咬钩的鱼一样,被迫跟在这个禽兽般的男人后面跑着,一步不敢落下。她跑得多么艰难、由于双臂反绑,使她奔跑中手臂无法摆动,身体失去平衡。
    凄厉的绳头勒在乳头上是那样的疼痛啊!那种钻心透腹的剧烈疼痛让她仿佛一下子把胸膛上的东西全部堆积到头部,积压在喉咙,最终从嘴里喷出“啊——”。这个恶魔不动声色专门在一些坎坷不平、瓦砾偏地的土地上奔跑,每一次的失衡,都带来胸脯上的疼痛、每一次时快时慢的拉扯,都带来鲜血从乳头处流下……在连续奔跑了一个多小时,也许时间还要长。这个男人终于停止了,赵蕾象只麻袋一样重重摔倒在地下……。
    ……百感交集一下注入心头,赵蕾感到这次“被俘”实在太漫长了,从被俘到现在,经历了多少事啊!她甚至感到这简直是一次接受暴徒凌辱的“旅行”。在比亚山区附近那座山洞里,她被剥的一丝不挂,反捆着受到了好几个男人的糟蹋,在路途上也同样,每晚都要忍受这伙男人的肆意轮奸或玩弄,甚至昨天还在一个中国农夫面前双手被绑任人污辱。
   想到这些她就羞愧万分……。
   她深深地认识了女人的脆弱或权利的走狗———这伙禽兽地残害……。
   这一次漫长的俘虏过程中所得到的,也许只有无比地憎恨。设想自己不知道被这伙男人弄到什么地方,作为一个女俘以后的日子,心里真比吞下了活苍蝇还有腻歪。
   突然,赵蕾感到有一丝寂寞感悄悄爬上她的心头。恍惚的视线里出现了自己那张浮着阴霾的侧脸,侧脸模糊了,眼前浮现出自己丰腴的肢体被越南突击队员蹂躏着的景象……。

RE中越战争一个不幸的中国女俘(转)

2# 开国元勋
22
55
22
让越南佬也尝尝三光政策,我第一个报名。
诶,和平终究维持不了多久,只有国家强大才是幸事
惨不忍睹,越南鬼子背信弃义,忘恩负义,无恶不作,罄竹难书!我国那样对他们付出得到的是狼心狗肺。永远不能忘记癞皮狗,哈巴狗的野蛮罪恶!!
路过 看了看   的确是黄的
回复 10# 寂寞的蚊子


    对
战争的本质是残酷、粗旷的,它留给人类的是太多的灾难。女人的天性是温柔慈爱和善良的,女人一旦被卷进战争,这再确切不过地说明了战争--这个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怪物,是根本违反人性的。而女人一旦成为俘虏,她们的处境则更为悲惨,她们将要承受的就不仅仅只是付出生命代价,还有作为女人所要承受的一切,包括残酷的性蹂躏。战争无法让女人走开。漂亮的越南女兵不幸落入虎口,严刑拷打并非使她屈服,但“非凡手段--空孕催化剂却使她的精神崩溃,滴溅着淋漓鲜血的事实是整个人类的耻辱。阮文新是颇有声望的一军区司令阮正诗将军的嫡孙。他也是越南南方第一军医大学里有名的药剂师,从表面上看他是一个暖和的人,是一个典型的年轻知识分子,谁也没有发现他的性情是那么暴慄。他因为发明了一种叫做“空孕催乳剂”的药物而秘密受雇于南越非凡警察的情报部门。这是一种副作用相当大的烈性催情药。当时的西贡,几乎每家妓院都可以找到从国外弄来的春药,妓院老板以此增加客流量。阮文新由此受到启发,他的“研制”分为两步:首先利用牲畜内分泌促进剂的配方,并加入适量的绒膜促性腺素等药物,配置了用于女人的“空孕剂”,尔后在妓女身上试验。其次,在配方中加入一些激敏激素和回苏剂,使其“发明专利”更为可靠完善,并开始用于真正的目的-- 审讯被俘的越共女兵。阮文新鄙视那种以为只要用刑就可以达到目的的做法,因为大量的事实证实那只是一种徒劳无益的工作。尤其是被捕的北越女兵,她们对皮鞭吊打都完全适应了,似乎是常家便饭。虽然每个警察局都配备了电刑设备,然而仍然不能使她们招供,即使她们忍受不了痛苦,也只是乱说一通,使警察抓了许多无辜的人。因而,情报部指示阮文新研制一种令人在迷幻中讲出实话的药物。这项实验是秘密进行的。开始的时候采用可卡因等迷幻剂,但是由于成本太高,很快就不用了。后来有了阮文新的“空孕催乳剂”。这种烈性药物是使妇女在未经生育的情况下乳房分泌出大量的奶水,并能激起其无抑制的性欲。它的另外一种副作用是:假如不及时把分泌的奶汁排出来,乳房便会极度膨胀,甚至发生乳房肌肉痉挛,导致爆烈般难以忍受的剧痛。所以凡是注射过这种“空孕剂”的姑娘,只好不断地将奶水给挤出乳房,以减轻痛苦。可她们越是挤出乳房内的奶水,奶水反而分泌得越多,乳房则更肥硕,奶头也更发达。由此恶性循环。药物的效力使她们再度进入了不能自持的亢奋状态。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由于药物促使性亢奋的反复发作,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使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因难以满足的情欲而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在医学上称为nymbhomania(女子性淫狂)的荡妇。阮文新的理论在与:“当注射了这种药物之后,越共女俘的乳房就会感到发热,奶头四周和阴道内将产生无法忍受的瘙痒,所以她们只能不住地用手抓挠,因此便可以使他们自己刺激性欲。等到药力发挥作用的时候,她们阴道里的粘液会不由自主地流出来。越共女兵逐渐达到性亢奋状态,最后会导致手淫和精神错乱。一个女人能够忍受各种皮肉的痛苦,却绝对不可能克制住那种持久的亢奋。尤其是到后来奶水将大量分泌,在深府;屋子她们迫不得已只好不时地挤奶,而经常挤空乳房的动作,在心理上又使她们对自己的人格尊严产生怀疑,阮文新十分相信这种药物,而且他坚信无论怎么坚强的北越女兵,说道底她也是个女人,有这一点就足够了。按照先从精神上打垮北越女兵的原则,阮文新开始了实际试验。被用作试验的第一个北越女兵是就是杜氏清。她是北越民族解放阵线承天省妇女解放委员会的委员,虽然当时她只有24岁,但已在越共中担任了重要职务。杜氏清的任务是负责袭击承天省西部的战略村。在辽保至溪山一带的大扫荡中,特种警察部队包围了溪山以南20公里处被越共占领的小镇都鲁,五个小时激烈的枪战之后,越共撤离了该小镇。但是杜氏清及另外三名女战士未及撤走,仓促中躲入一家砖窑场中。砖窑场的场主是南越的一个乡政府会议主席,他立即向警察报告了情况。特种警察部队向砖窑施放了催泪瓦斯,未等还击,戴面具的警察便拥进去逮捕了她们。杜氏清不幸落入虎口。五号刑讯室设在顺化市警察局后院的地下室,这里曾是法国人的一个约30平方米大的酒窖,四面墙壁砌有灰色的砖石,许多地方长着又厚又滑的青苔。在刑讯室的柱子、刑架和铁梁上挂满了各种吊打犯人的刑具和绳索,一盏戴着绿色灯罩的电灯射出昏暗阴森的光线。杜氏清被带了进来。这位年轻的姑娘并不像警察们所想象的那种越共恐怖份子,她不是在西贡警察局经常可以见到的那些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用手榴弹袭击美军士兵的越南妇女,也不是在扫荡中端着冲锋枪扫射的那种粗壮威武的女英雄,她是一个非常漂亮、柔弱的越南姑娘。杜氏清有着一双动人的眼睛,睫毛很长,柔弱的嘴唇微微噘着,看上去象是在同谁怄气。尽管她的脸上弄得很脏,但仍然使人感到她的皮肤白晢。她身材不高,乌黑的长发垂过了臀部,一只坚挺、丰润的乳房从被撕破的三婆衣上露了出来,宽大的黑色长裤占满了灰尘,半掩着她那双赤着的双脚。 两名赤着上身的警察大汉一左一右地架着她。审讯开始了。杜氏清用很轻篾的目光看了他们,看了一下摆在四周的各种刑具。一位特种警官对她说,警察已经知道她是越共承天省妇女委员会的委员,只要合作,讲出有关北越方面的情况,就会马上释放她,并且不再追究她以前所犯下的罪行。杜氏清则以沉默来表示抗议。那位特种警官见自己白费了许多口舌,毫无作用,只好狠狠地打了她两记耳光。杜氏清踉跄了一下站住了,鲜血从嘴角流出,白晢的脸颊很快肿胀起来。但是她执拗地挺起胸膛站在那里,用仇恨目光瞪着通常人们所说的刽子手。那个特种警官命令动刑。两个警察抓住捆绑杜氏清的绳索,和往常刑讯女犯人一样,两个警察开始往下扒她的裤子。杜氏清激烈地挣扎着、咒骂他们,拖着两个壮汉扶一起摔倒在地。越南妇女的裤子多用松紧带作腰带而不使用皮带,所以两个警察很快就将她的黑长裤和三角裤衩都剥光了,然后又撕开了她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全身被扒得精光的杜氏清蜷缩在潮湿的地上,她尽量用腿挡箸她的乳房,目光惊恐地望着他们。特种警官命令她站起来,强迫她赤裸地站着,用许多下流的话羞辱她,并威胁说要把她打死在刑讯室。杜氏清羞涩地面色胀红,一边咒骂着,一边用同样的口吻斥责劊子手们,并且宣称战友们会为她报仇的。两个警察按住她,把她的双腿分开固定在地上的两个铁箍里,又把她的双手捆到前面,从梁上拉下一条铁链钩住捆住她双手的绳子,然后扯动了滑轮。杜氏清的双臂被一点一点地拉了起来,身子也逐渐挺直,最后她已经无法扭动。那位特种警察军官望着这位被固定在刑讯室当中漂亮的、已经全身赤裸的北越女兵,便走过去,用手在她身上摩挲,以此来欺侮她的自尊心。他放肆地拍打着杜氏清那光洁的肚子,用手指头捏着她的肚脐,两只大手不停地使劲抓揉她的两只乳房,掐她的两个乳头。他嘲弄地说,越共是永远不会知道她这样光着身子站在这间秘密刑讯室里的,而且也永远不会来为她报仇,可是她却会被长期关在这里,天天要忍受各种各样的刑具折磨,还要无休止地忍受男警察们的强奸、轮奸,直到默默地死去。说着,他弯下腰,无耻地用手去拉扯杜氏清下身那悠黑而茸茸的阴毛。 “不要脸!你们无耻!”杜氏清大声骂道。 “好吧,你说我们不要脸就干脆不要脸啦!”他蹲下身,用手指轻轻地在她的阴道口上下滑动,他一边动一边看着杜氏清的脸说,“我说过,只要你与我们合作,我就不会对你这样不要脸了,你看怎样?” “你做梦!” “那就怪不得我们对你不要脸了!”他两只手使劲儿地掐住杜氏清的大阴唇,又慢慢地朝两边拉开。他尖笑着说,“看来你还真是个难得的漂亮的处女啊!看你这里面还是红红的,没和男人性交过吧?还有处女膜哇,要不要和我性交一次啊?” 杜氏清胀红了脸,将头扭到一边不理睬他。在特种警官审讯杜氏清的时候,阮文新一直无动于衷地坐在一边,没有说一句话。他同样穿一身特警军官制服,佩带着少校肩章,腰系白色的武装带。他对这种下流的刑讯方式实在感到无聊,便走出刑讯室,点燃香烟吸了起来。这时屋里传出杜氏清痛苦的尖叫声,他知道他们开始拷打她了

这个小说有点黄了,用的着写的这么详细嘛战争对于女人来说,本来就很惨
[code][/code]
[code][/code]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