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974年1月19日 西沙群岛保卫战爆发

1974年,毛泽东已81岁高龄。此时尽管他身体欠佳,但头脑却依然清醒、睿智。这一年,在毛泽东的决策、指导下,我军在西沙海域进行了一场规模不大但意义非凡的海上自卫反击战。这一战,不仅是中国海军舰艇部队第一次对外作战,也是毛泽东一生中决策的最后一仗。

毛泽东作出战争决策

1974年1月的一天。上午10点钟,毛泽东尚未起床。此时,一份报告被小心翼翼地摆上了他的案头。这份报告,是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签送的。报告指出:近一个时期以来,南越军队在西沙永乐群岛海域侵犯我国主权的事件愈演愈烈……同时,针对南越军队的入侵行径,报告提出了应当采取的对策,即通过加强巡逻及其他相应军事措施,保卫西沙群岛!

毛泽东起床后,看过这份报告,陷入深深的回忆和思考中。他对西沙群岛的情况太熟悉了,对近些年来南越军队在西沙一带的动向更是了如指掌。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政府多次发表庄严声明,一再表明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西沙和其他三个群岛均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然而,南越当局却无视这些历史事实。自“越南战争”爆发不久,即1950年代后期起,便在美国支持和纵容下开始对我提出领土要求,并先后派军队侵入我国西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在岛上竖起所谓“主权碑”。但在我国政府多次严正声明、严厉警告和世界公正舆论的压力下,南越军队不得不一度从它非法占领的西沙群岛的甘泉、琛航、金银三岛撤了出去(只在珊瑚岛上滞留了一个排的兵力)。同时,从1959年3月17日起,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我海军舰艇部队开赴西沙海域,开始对西沙群岛执行巡逻任务。

1973年,“越南战争”进入尾声,但南越当局不断加紧在我南海海域屡屡制造事端。1974年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奉命发表声明,对南越的侵略暴行提出严正警告,重申中国对西沙、南沙、中沙和东沙群岛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但南越当局却置我国政府严正声明于不顾,且变本加厉。南越当局的意图十分明显,即企图以在西沙群岛事实上的军事存在,迫使中国政府作出让步,以实现其非法的领土要求。

对此,中国政府做出何种反应,对于遏制南越当局及我国周边国家形形色色的霸权主义和扩张主义,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乃至世界局势的稳定,都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想到这些,毛泽东拿起笔,在周恩来、叶剑英呈送的报告上郑重批下两个字:同意!并自语道:“看来,不打一仗,不足于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恩来、剑英的意见很对!”

毛泽东决策作出后,周恩来等军委领导立即开始制定作战方案,调动和部署兵力,一场捍卫祖国尊严和神圣领土主权的正义之战,悄然拉开帷幕……

周恩来等制定作战方案

面对南越军队挑衅行动的步步升级,经毛泽东批示同意后,1月17日当天,正在中国南海海域执行巡逻任务的我南海舰队的舰艇部队,便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协同海南军区派出的武装民兵一道,进驻到西沙群岛的晋卿、琛航和广金三岛。

与此同时,周恩来总理也开始紧张忙碌起来:首先他亲自打电话给作战部,详细询问了西沙群岛情况和有无构筑工事的条件;随后又亲笔修改作战部代军委起草的、批复广州军区关于调动使用兵力的方案。

当日20时,在毛泽东委托、支持下,周恩来在北京主持召开了由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参加的西沙群岛问题会议,对可能发生的武装冲突作了充分估计。深夜,周恩来又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并提议中央军委成立以叶剑英牵头,由王洪文、张春桥、邓小平、陈锡联参加的五人小组,讨论和处理军委大事及紧急作战事项。稍后,他便与王洪文一起联名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再次表示同意。

此时,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我广州军区也迅速作出相应决定,一方面“派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队10大队396、389号舰和榆林基地猎潜艇73大队271、274号艇,进至西沙永乐群岛附近海域执行巡逻任务,并派4个武装民兵排分别进驻晋卿、琛航、广金三岛”,另一方面“再派猎潜艇第74大队281、282号艇驶抵西沙永兴岛附近执行支援任务;同时命令我南海舰队航空兵22团派两架飞机,在永乐群岛上空侦察巡逻,并命令军区空军再派一部分兵力进行增援。”

为了打好这一仗,周恩来向有关各方及时传达了经毛泽东同意的政治局会议决定。19日凌晨,周恩来告诉叶剑英召集军事五人小组(后又增加苏振华),研究商讨西沙群岛具体作战方案,部署自卫反击事项。随后,他又电话告诉总参谋部:“西沙情况发展很快,恐怕今天就有可能打起来,因此经中央研究决定:由叶剑英、邓小平、王洪文、张春桥、陈锡联、苏振华等六人组成领导小组,代表党中央处理西沙作战问题,由叶剑英、邓小平同志负总责。

当日上午,叶、邓等领导小组成员即来到作战部,直接部署和指挥打击南越入侵军舰的军事行动。

西沙海战首战获胜

1月19日清早,南越海军同以往蓄谋已久的安排一样,不顾中国政府多次严正声明和警告,派出三艘驱逐舰和一艘护卫舰,再次驶入我西沙永乐岛海域。他们蛮横地对我国在此海域从事正常作业的渔民进行武装威胁。

针对南越海军新的挑衅,我海军南海舰队迅速命令396、389号两艘扫雷舰进至广金岛西北海面,拦截“李常杰”号和“怒涛”号舰;命令271、274、281和389号四艘猎潜舰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监视“陈庆瑜”号、“陈平重”号两舰。、

此时,整个战场的形势明显是敌强我弱。而且“舰坚炮大”的南越海军,此刻正处于有利的外线阵位,我方则处于被动的内线阵位。因此,南越军舰并没把我军舰艇放在眼里,“李常杰”号首先开足马力,大摇大摆地昂着炮首,径直向中国海军编队冲来……

面对吨位4倍于己的对手,我南海舰队396、389号扫雷舰毫不畏惧,并勇敢地迎上前去,同时再次发出严正警告,令其马上离开中国海域。

然而,“李常杰”号依仗其钢板厚实用舰首径直朝我方舰队冲撞而来,致使我396号舰指挥台柱、左舷栏杆以及扫雷器等均遭严重损坏。接着,它又狂妄地从我军两舰中间横穿而过,驶向琛航、广金两岛附近,并放下4只橡皮艇,护送四十余名南越军人抢滩登陆。我守岛民兵马上奋起自卫还击。入侵者不得不被迫撤退,连滚带爬,狼狈地逃回舰上。

直接登岛受挫后,南越海军改变了战术。这天10时22分,4艘南越军舰在占据有利外线阵位后,突然一齐向我海军编队4艘舰艇发起猛烈炮击,致使我海军舰艇在其密集的炮火下接连中弹,再次造成人员伤亡。

根据敌我双方装备情况和战场态势,我编队指挥果断命令采用近战手段与敌厮杀。接到命令,我两个舰艇编队开始高速向目标接近:猎潜艇73大队271、274号艇分别攻击“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396、389号则分别攻击“李常杰”号和“怒涛”号两舰。

面对这种架势,南越海军立即远遁,并试图拉开距离,以发挥其远程火炮的威力。但我海军舰艇紧紧咬住南越军舰不放,不一会我海军舰艇便与南越舰艇“船舷相接”了。

经过13分钟激战,南越海军的阵脚被完全打乱了。“陈庆瑜”号作为南越海军指挥舰,很快被271、274号艇击中了加强台和指挥通讯设施,造成该舰通讯中断,指挥失灵,舰上军旗也被打落海中,并被迫拖着滚滚浓烟仓皇远逃。

同时,我396、389号舰也正贴近“李常杰”号进行集中近射,只见敌舰舰面上频频爆炸,甲板上多处起火……就在这时,南越海军“怒涛”号却趁机向389、396号舰偷袭而来。紧急时刻,我两艘扫雷舰立即调转炮口,对准其要害部位一阵急射,一连串的炮弹落到敌人的舱面上及弹药舱,顷刻间“怒涛”号爆炸起火……

南越军舰从未见到过这种海战阵势,一时慌了手脚。但慌乱还击中,敌人的一发炮弹却落在我389号舰两部主机之间,顿时389号舰舱爆炸起火。

389号舰遭到重伤。这时,一直在外围观望的南越“李常杰”号自以为时机已到,于是掉转船头直向我389号舰奔袭而来。此时,舰上的炮弹已经打光,舰长肖德万见状,当即命令装好仅有的深水炸弹,等敌舰靠近再予以沉重回击。恰在这时,我396号舰赶来支援。“李常杰”号见势不妙,怕遭我两舰夹击,于是急忙掉头,逃往外海。

眼见“李常杰”号仓皇逃跑,“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也无心再战,于是分别朝西北、东南方向落荒而去。但“怒涛”号因伤势严重,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这时,只见我281号艇从有利位置处全速向“怒涛”号接近,接着用10条炮管一齐向“怒涛”号猛轰,致使该舰再次中弹起火,并于14时52分爆炸,沉没在羚羊礁以南海域。至此,西沙海战首战获胜!

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

一直坐镇作战部指挥的叶剑英,听到前线传来海战胜利和“怒涛”号被击沉的消息,兴奋不已,迅速指示作战部马上将战况整理成简报,由他亲自签名向毛泽东报告。

为了狠狠教训南越侵略者,捍卫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经报毛泽东同意,叶剑英、邓小平等研究决定:继续扩大战果,立即发起登陆作战,从南越手中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

这次登陆作战,于19日当天即部署完毕。20日上午9时35分,我登陆作战部队和民兵等,按既定计划发起了收复三岛的登陆战。 此时,失去海军支援的南越军队,实际上已经根本无力抵抗。仅经过10余分钟的战斗,甘泉岛上的敌人便纷纷缴械投降了。 随后,我登陆部队和民兵开始兵分三路包抄珊瑚岛,岛上的敌人也仅仅在我军发起冲击前抵抗了一下,待登陆部队一占领滩头阵地,守岛敌人便即刻举手投降。占据我金银岛的南越军队也因畏惧被歼,早已随舰逃跑。我军顺利收复了珊瑚、甘泉、金银三岛,并将五星红旗再次插上了三岛的最高处。

西沙海战胜利后,南越当局为捞回面子,一度频繁调动飞机和军舰,准备报复。对此,中国政府授权中国外交部于1月20日当天再次发表声明,警告南越当局必须立即停止对中国的一切军事挑衅和侵略活动。同时,中央军委命令我驻守在南海海疆的陆、海、空三军,时刻保持高度戒备、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

鉴于中国三军已完全进入临战状态,南越当局自感再打只能败得更惨,于是不得不于1月21日作出了“应避免下一步同中国作战”的决定。他们又试图通过南越驻联合国观察员阮友志,向联合国提交议案,要求安理会讨论介入西沙群岛问题。为此,我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黄华提出强烈抗议,再次声明:西沙是中国无可争议的神圣领土,属于“中国内政”,无需联合国讨论。最终,南越的无理要求遭到否决。

1974年2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中国政府决定将在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中俘获的范文鸿等48名南越官兵和1名美国联络官,全部遣返。世界舆论一片哗然。各国高度评价和支持中国人民为捍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而从事的正义之战。中国国民党当局同样强烈谴责了南越当局侵犯中国岛屿的非法行为,并在1974年5月中央军委决定“从东海舰队抽调3艘导弹护卫舰紧急南下,支援南海舰队”,毛泽东要求“直接通过台湾海峡”(以往二十余年,中国舰队从东海到南海,需绕道走琉球群岛,入太平洋,过巴士海峡)之际,蒋介石亲自下令,破例向我海军舰队亮起“请通过”的信号。

这场西沙保卫战,不仅得到世界各国的赞誉,也赢得了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西沙海战的胜利,为中国军队走向南海,保卫和收复祖国神圣的南海诸岛,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